客路青山外

随便嗑

温瑞安书中的#流星蝴蝶剑#相关

翻电脑旧文看到以前整理的温瑞安书中有关于古龙《流星·蝴蝶·剑》的片段。做个摘录。

      在《天下有敌》中,有关于流星、蝴蝶、剑三个意象的表述。

  雷凸一钉子、一凿子轰了过来,何火星就一拳打在钉子上。一掌拍于凿子上!

  骨肉怎敌得过铜铁?

  ——就算那是着火的拳头和手掌,又焉能抵得住当每敲一记就能震起一道惊雷的凿子,以及每叩一次就能炸起一抹艳电的钉子?

  是抵不过。

  所以,何火星飞了出去。

  快得像长空里一颗殒石。

  ——一枚带火的流星。

  流星不是蝴蝶。

  蝴蝶也不是剑。

  剑更不是流星。

  ——可是,这三件迥然不合的事物,却常常会附比在一起,原因是:

  他们都快,都亮,都会在瞬刻后消失不见。

  这一刹间,何车便突然在雷壹和雷凸两大高手围攻下,倏然不见。

  他浑身着火,确如流星。

  飞掠似蝴蝶。

  出手像剑。

  对,剑!

  一剑定江山的剑!

       其实温书里面正经关于流星的描写不太多,大多是流星锤啊,快若流星一类,特别正经的跟书中人物有关的描写只有两处,一处是温柔和王小石的相处,有关流星许愿,一次是追命在卧底的时候看着流星想到他曾经爱恋过的女人。不过关于王小石出刀的描写倒是经常和流星联系到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啊,扯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在《惊艳一枪》中,温瑞安写到方应看一个代号叫“小姐”的刺客手下时提到过孟星魂。

  方应看在他的“有桥集团”里,养了许多士和高手。

  ——士是替他出谋献计的。

  ——高手是为他打江山的。

  高手中有三分之一是死士。

  死土是为他卖命的。

  ——死士中最常见的一种,当然就是:

  刺客。

  这“刺客”的代号是“小姐”。

  他使的是箭,因慕当年一流刺客孟星魂的轶事,故称他的箭法为:

  “流星蝴蝶箭”。

  他的箭也确比流星还快。

  而且一弩双矢,宛似飞蝶翩翩。

       《流星·蝴蝶·剑》中故事在苏梦枕故事中的运用显得更为明显。苏梦枕关于“活过”的言论无疑与流星中“你活过吗”的互相对问相呼应。在苏梦枕与白愁飞的对决中,更是直接提到了关于老伯孙玉伯的江湖传说。

  着了!

  白愁飞猝遇苏梦枕反击!

  他马上涌升而起的感觉是:又惊又喜!

  ——他一切已布署妥当,在捕杀这头老狮之前,他已不知费了多少心机、付出多少代价、花掉多少时间了!

  苏梦枕是个心机深沉的人。

  他傲慢而谨慎。

  ——这些年来,他身罹重病,无法视事,不得不倚重自己的才干,到后来,王小石逃亡离京,只剩下自己独撑大局,取而代之的声势已愈来愈明显了。

  像苏梦枕这种人,不在心里防范才怪呢!

  他敢于全面发动,完全是因为一句话。

  苏梦枕自己说的一句话:“我从来都不怀疑自己的兄弟。”

  冲着这句话,苏梦枕纵有防患,也未必知道“患”在哪里,更难作彻底提防。

  ——这种人往往能成大事,都因为朋友;但遭惨败,也是为了朋友。

  白愁飞亲眼看过苏梦枕遭受他部下的暗算!

  那是他和王小石初遇苏梦枕的那一次:雨中,苦水铺!

  暗算苏梦枕的是古董和花无错。

  ——连花无错和古董这样的人,都能成功地几乎也足以致命地暗算了苏梦枕,白愁飞更相信自己一定会成功。

  因为苏梦枕有弱点。

  他也看准了苏梦枕的弱点。

  那就是太信朋友。

  ——太相信常常都会得到代价。

  ——但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。

  所以白愁飞一向最相信的,还是自己。

  他虽然信自己,但也决不低估了苏梦枕。

  ——一头垂垂老矣的狮子,毕竟仍是万兽之王,仍有利爪和厉齿!

  他知道就算他布置如此周密绝毒,但苏梦枕或许仍能作出反击!

  那当然是濒死的反击!

  他只要接得下这一击,就可以把这头狮子拔牙切爪、大卸八块、任他鱼肉、为所欲为了。

  ——夕阳余晖,再灿亮也不能久持。

  ——回光返照,再清明又能有几个刹那?

  濒死一击,只要吃得下来罩得住,不予对方“玉石俱焚、两败俱伤”的机会,那对方就只有死定了。

  他可不予对方有机可趁之机。

  他更不会把机会送定。

  送机容易得机难。

  ——大好时机,他从不放过。

  苏梦枕一旦打出那枕头里的暗器,他心里即喝了一声彩:果然给他猜着了!

  ——这头老狮毕竟仍然非同小可,不可小觑!

  是以,他惊的是苏梦枕这般凌厉的反击(要是苏梦枕不反击,他反而觉得失望、无趣),但喜的是苏梦枕果然反击(而且那床底下果还有机关——最后一条路)

  他就是要对方走这条路!

  他觉得苏老大毕竟老了!

  武林中一直有这样一个令人惊心动魄的传说:当年某大帮会的头子“老伯”,终于给自己最信宠的部下精心计算下重伤于榻上,那部属正得意于自己计成之际,“老伯”却自床上翻身落入地下通道,那儿早布署了数十年忠心耿耿的手下等着“老伯”有这一天,他们不惜牺牲性命来救他、护他,“老伯”得逃大限,养精蓄锐,日后终报大仇。

  大家都知道这动人也伤人的故事。

  白愁飞听过。

  苏梦枕自然也知道。

  但他却仍然用上了这一招。

  ——这不是“老化”是什么!?

  一个真正的大宗师,必定有自己的风格。

  会走自己的路。

  搭自己的桥,走出自己的方式,创出自己的手法和意念。

  ——一味因袭他人的人,不但不成器局,而且来龙去脉,全教人心里有数!

  白愁飞此际就是心里有数!

  他等着苏梦枕走这一步!

  苏梦枕果然走这一步!

  ——他算定了!

——苏梦枕也死定了!

  ——《伤心小箭》十四  送机

在第十七章,温瑞安又提了一次,不仅提了老伯,还有律香川。

 “无尾飞铊”欧阳意意却道:“苏梦枕溜了,怎么办?!”

  “诡丽八尺门”朱如是冷冷地道:“我看白楼主自有分数。”

  大家都望向白愁飞。

  白愁飞淡淡地道:“苏梦枕果是早有防备,但我也早提防他有这一着。他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。他这一招当年孙玉伯对律香川时用过,我早摸清楚他的底了,他身患恶疾,又中奇毒,他走不了多远的!”

  祥哥儿等这才又满脸堆欢起来。

——《伤心小箭》——十七  班机


       不仅是在四大名捕系列中提到,温瑞安在他的神州奇侠系列中同样提到老伯被律香川背叛的故事。

  李沉舟沉默半晌。轻轻叹了口气,他的叹息如落叶一样飘忽。“你有没有听过‘老伯’的故事?

  宋明珠摇摇头,李沉舟道:“那是一个才子写的故事。‘老伯’是帮会领袖,他跟:万鹏帮’争霸,起先占了上风,后来儿子、得力助手,都死于狙杀,他假装被打得无法还手斗其实暗中培养最后全力一击:要攻陷‘万鹏堡’。帮中可信赖的人,只死剩律香川一人。他就在没有出击前将帮中一切交给他,却不料交给了他之后,立即就遭到了律香川的暗算。原来最可怕的敌人不是对手,而是朋友。”李沉舟说到这里,双眼又有一种空漠的神情,平视宋明珠道:

  “我今比可算也接近这种田地,所以我不能再疏忽,纵是最好的朋友,也要留意一些。”

  宋明珠睫毛颤动,忽然问了一句:“帮主觉得五总管有嫌疑?”

  李沉舟不答反问:“柳五知不知道我常找你们来聊天儿的事?”

  宋明珠垂首道:“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。”

  李沉舟笑了,悠然望天:“他该知道的。”

  宋明珠想了一会儿,问:“那您……您要我做的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李沉舟轻声道:“杀了我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唐门这次蓄势已久,作出近六十年来最名动天下,预谋最久的一次暗杀,居然失败,他也没话可说。

  暗杀是摧残伟大生命的事,墨最觉得一阵颤栗的美丽,毋论成败!

  而这时李沉舟也大叫出声:

  “柳五!”

  他的声音悲怆若风雪。

  赵师容这时也发现以身子替她挡过这段灾厄的人,原来是柳五。

  她一直以为柳五会似数百年前帮会中的律香川,获得孙玉伯的信任和重用后,然后残酷歹毒地背叛他,她一直感觉到柳五有事隐瞒着她,而且很多次在李沉舟背过身去时,柳五的眼神闪露出一种刻毒的深沉。

  ——她却不知道那隐瞒是情的遮瞒,那刻毒的深沉其实是柳五的痛苦渊簸。

——《寂寞高手》

       虽然一会儿是才子写的故事一会儿是数百年前的传说,但都深刻体现了温聚聚对《流星·蝴蝶·剑》爱得深沉hhh。其实温瑞安还在书里写过李寻欢写过陆小凤,不过这篇是记录《流星·蝴蝶·剑》相关的,就不摘录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2)